DarkWorldMine

今天收到本子了……令人感动的厚度
,结局不太一样,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带感啊……这种 to be continued就很有感觉了,虽然我还是很喜欢原来的肉(误),包装和书签都很棒棒,嘛~总之,日常打call~ @brightside

—Together?—Forever

——(警告!)严重剧透


黑暗、爆炸、眼泪、微笑、道别……

  他看见那个总是一脸淡漠的人紧缩的瞳孔,还有从未见过的泪水

  别哭啊……我现在不能帮你擦掉它们……

  他扯出一个无奈而宠溺的笑容,就像曾经无数次对同一个人露出的笑容一样;他听见自己吃力的声音:“再……见……”

  下一秒,爆炸席卷了一切

  ———“!!”伽罗惊得从魔方变回人形,他呼出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身边的位置空了,床垫上残留着浅浅的余温。他摇了摇头,走上了屋顶,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个人坐在屋檐上看星星

  他将手上的外套披上那单薄的背影,听见那清冷的嗓音唤了一声“伽罗”,笑意攀上嘴角,他在一旁坐了下来

  “你刚……消失的那段时间”小心超人微妙的顿了一下,伽罗知道他避免的那个字是什么,“我一直坐在这里看星星,总觉得你还在这里,在这片宇宙中,我只是……暂时找不到你

  “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我看见了你的痕迹,在古灵星的时候,可他们说……你已经不在了。最开始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你会回来的,我们说过要在一起。可一年又一年,我找遍了很多地方,我找不到你,那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真的失去你了

  “———然后,我死心了”

  伽罗的心猛地抽痛了一下,他最在意的人,经历了一年又一年无望的等待和寻找。在他刚恢复记忆跑回星星球的那天,正好是他的“祭日”,他看见众人匆忙奔走躲避倾盆大雨,而他心爱的人,站在“战神”雕塑前,拿着他留下的那个墨镜,任由雨水冲刷自己。他看见大滴泪水从那双眼眸中滚落,而他甚至不能触碰到对方。那张脸上不带一丝表情,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小心超人就这么盯着雕像,任泪水混合着雨水划过脸颊。伽罗没有在那张清秀的脸上看见哀伤,可那双黑色的瞳仁里却充斥的最痛苦的绝望,一丝若有若无的痛楚令心脏酸涩的发苦

  可我就站在这里啊,你只是看不见我,你只是无法触碰我,可我就在你的身边,绝不会再离开了

  ———所以别再哭了,我怎么忍心,让你一次又一次的为我落泪啊……

  伽罗叹了一口气,转头认真的看着小心超人的眼睛:“我回来了”,小心超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这片蓝,盯的眼睛都酸涩了也不舍得挪开目光,伽罗慢慢靠近,到底还是不适应这种粘稠暧昧的氛围,小心超人有些慌乱的避开了视线的交汇,生硬的转移话题:

  “你在碎片星,过得还好吗?”

  “刚开始能量不足没有恢复记忆,无牵无挂的感觉还不错。后来阿奇掉下悬崖时我没拉住他,突然想起你在火山口救我的那次,然后回想起了一切。在混乱的记忆中,最清晰的念头就是回你身边。阿奇从悬崖下飞上来问我怎么了,我说要回星星球,因为我知道我最重要的人还在那里等我。有了牵挂,碎片星与我而言,不如地狱。我想见你,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你

  ———因为我爱你,从未改变”

  小心超人将脸扭向一边,他的表情依旧淡淡的,可是耳廓却逐渐染上浅红色:“……再说一遍”

  伽罗笑了,一把将人搂在怀里,轻轻吻着他的耳垂,不断说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小心超人转过头,抿了抿唇,凑了上去,在伽罗的唇上引下一吻,只轻轻触碰了一下便离开了。伽罗的瞳孔微微放大,不敢相信那轻柔的触碰竟让他有失控的冲动

  小心超人勾起唇角,那温暖的微笑让伽罗的心脏猛地突了一下,然后那一贯清冷的嗓音响起,却带上了一丝温度:“欢迎……回家”

  伽罗觉得自己对小心超人的喜爱已经到了极致,可这个人每次都能让他更加疯狂

  伽罗抱起小心超人,有些急迫的回到房间。和对方一起倒进床铺的时候,小心超人抚上了伽罗的脸庞,无声的吐出了三个字,然后带着笑意闭上眼睛,放心的将自己交托出去

  ———因为是你啊,所以怎样给予都还不够,所以怎样爱都不满足

  “我们会在一起吗?”

  “永远”

—————————————————————————————

以下都是我的废话,可以不看

嘛……母上大人对我一个高三的人还在看动画片表达了深切的不解以及由衷的鄙夷……
少儿动画片有什么不好,虽然我长大了没错但你看新画风里他们不也长高了不少吗……
小时候看到伽罗炸了(字面意思)的时候真的很难受,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就是想给编剧寄刀片吧……?然后就一直等伽罗什么时候回来,就这么等到了高三……啊,这么想想编剧还算良心,最起码没像《名侦探柯南》一样让人从柯南的年纪等到毛利大叔的年纪……
希望侠义双雄能一直并肩作战
Forever

【盾铁】想要触碰你(心灵感应一发完)

我必须要宣一下这位大大!all铁每一篇都特别好吃!文笔超赞!不知道怎么形容但就是看着非常舒服的文风!!我一直觉得大大的粉数量不科学啊,明明值得更多的啊!! @白定城 简直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心水~~

白定城:

简介:内战后托尼发现他只要触碰到盾牌就能读到史蒂夫的思想。HE放心。



这是突然出现在脑袋里的脑洞啊,我也说不清怎么想到的



1.


“先生,有一封联邦政府的信件……”


“星期五,好姑娘,把它先放在这里。”


“那下午的例行记者会呢?”


“推了。”


“先生……”


不管他们现在要什么,我需要休息,托尼想。他松开领带,随手把外套扔在沙发上,下楼来到他自己的工作间。总有一点时间是应该留给自己的。


他现在已经很累了。连续开了五个小时的会议,托尼感觉自己有些头昏脑胀,像是发烧一样。他取下墨镜,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脸上的淤青:“还有更坏的主意吗?”托尼自嘲地说,伸手去取毛巾,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是他站立不稳,撞到旁边的架子上,东西呯呯嗙嗙地掉了一地。


“啊,该死。”托尼撑着身子站起来,把东西一一捡回架子上。他的动作忽然有些停滞,因为一块红白蓝的盾牌正安安稳稳地躺在他的面前。


什么时候拿到这里来的?


大概是笨笨随手丢过来的吧,托尼想。自从那天过后,他现在甚至都不愿意再看它一眼。不过这么大一块东西放在地上的确有些刺目,待会哈皮过来看到的话一定又会一阵大惊小怪。还是照原样放回架子上好了,托尼这么想着,弯下腰打算捡起盾牌。


正当他的手刚刚放在上面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现在是五点钟,时间还很早,可以去森林里走走。】


托尼差点吓得跳起来。如果他耳朵没出问题的话,那应该是史蒂夫.罗杰斯的声音。为什么他会听到他的声音?


星期五没有反应,这个声音应该只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托尼战战兢兢地松开手,声音消失了。当他再次把手放上去的时候,史蒂夫的声音又响起来:【接下来应该晨练半小时,虽然是雨季,但还是希望今天能够出太阳。】


也许这不是史蒂夫在说话,而是史蒂夫脑海中的想法。托尼这么想着,触电一样地缩回手。不行,不行,他不能窥探别人在想什么,尤其是在别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但为什么会是这样?


2.


“变化是在您从西伯利亚回来之后发生的。”星期五说。托尼带着手套,手指小心翼翼地划过金属表面,“您委托一个奇奇怪怪的联邦快递员带回了这块盾牌,当时它的参数有些异常的波动,属于无害范围。”


“斯特兰奇说这是心灵感应,信他的鬼话。”


“医生的话通常很有道理,先生。”


“那为什么史蒂夫感知不到我的思想?”


“当时的情况很特殊,先生。这块盾牌原本属于罗杰斯队长,斯特兰奇医生认为他在使用盾牌与你作战的时候,你们的情绪波动都很大,在最后盾牌与你的接触中互相传递,建立起了一种情感上的联系。现在只有你能触碰盾牌,而罗杰斯队长不能,所以他才没法知道你在想什么。”


“胡编乱造。我从来不相信这种事。什么情感联系?你以为我对那个混蛋还有丝毫的感情吗?”


“先生,可是他确确实实发生在你眼前。也许你可以试着去接受他。”


“算了吧,我不屑于去搞清楚他在想些什么。”托尼脱下手套,“笨笨,把它丢回架子上。”


“哐当。”


“……我说的丢回架子!不是垃圾桶!”


3.


“嗨小伙子小姑娘们!欢迎来到斯塔克大厦!”


“噢——”


“大家随意参观吧!桌子上准备了点心!”


“斯塔克先生,请问我可以摸摸你的盔甲吗?”


“当然啦,小甜心。”


“斯塔克先生可以给我你的签名嘛!”


“没问题。”


“表现的很不错啊。”星期五说。


托尼继续微笑,“和孩子们相处可比和那些政客们呆在一起轻松的多。”


“斯塔克先生,”一个脸上有雀斑的女孩跑过来,托尼怔了一下,因为她手里正拿着那块盾牌:“这是美国队长的吗?”


“嗯,”托尼慢慢地点点头,“是的,没错。”


“哇——”


“给我看看!”


孩子们一窝蜂的围上去。托尼喝了一口水,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


“给你,斯塔克先生。”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他,女孩很紧张,“这个,还给你。”


盾牌被递到他眼前。


托尼本可以用‘不喜欢被人递东西’作为借口拒绝,但是他不愿意让女孩误以为他讨厌她。十几个孩子都看了过来,眼神闪亮亮。


托尼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把盾牌接过去。


出人意料的是,什么也没有发生。那个熟悉的声音没有在他的脑海里想起,史蒂夫大概睡着了。托尼如释重负,打算把盾放在桌子上。


【托尼。】


他的动作停下来。


【托尼。】史蒂夫又喊了一遍,【托尼。】


紧接着一大堆话涌到他的脑海里。托尼因为突如其来的信息洪流而趔趄了一下,无数片段闪过他的脑海,一瞬间尘封的记忆被再次唤醒。


【“弗瑞没跟我说他把你也叫来了。”“有很多事他都没跟你说。”


“等等,你不能一个人过去!”“怎么,你想阻止我吗?”


“你还好吧?”“嗯,我到家了。”


“有时候我真想一拳揍在你那完美的牙齿上。”


“这是一对,别拆了。”】


【——加油上啊队长托尼你不应该这样你怎么了斯塔克就像一个老家伙说的那样我们应该一起我知道我伤害了你托尼如果你需要我我会在你这里我会在你身边我会……】


【——啊,又做这种梦了。】


“斯塔克先生?”女孩问道,“斯塔克先生,你还好吗?”


“斯塔克先生你哭了吗?”


“没有,”托尼说着,露出一个笑容,“我很好,亲爱的。”


3.


“……”


“想做就做吧,先生,你已经在那儿盯着它看了三个小时了。”


“我没事,星期五。”托尼试探着,把手伸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他害怕自己会听到那些天他对他说的话。


然而他总是会控制不住地伸手。手指一旦触到那冰冷的金属,史蒂夫的声音就会如约响起:【瓦坎达的早餐真是奇特。其实我很想念复仇者大厦的早点,但绝对不能和特查拉说。】


“说吧,”托尼叼着吐司,“他不会杀了你的。”


【刚刚不应该这么跟克林特说话。现在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最近是不是太张狂了?感觉像是染上了斯塔克的习惯一样。】


“哼。”


【AC/DC,这是托尼最喜欢的。我不知道音乐也可以这么吵,但听久也挺棒。】


【Shoot to trill…shoot you,shoot you to thrill…】


“老冰棍你就不能学点儿好……这歌千万不要对着别人乱唱……”


【在非洲呆久了,竟然有点想纽约了呢。】


“你现在知道啦?”


【当初气托尼故意说他的大厦又大又丑,其实挺顺眼的。】


“噢。谢谢啊。”


【至今还记得托尼的表情,每一个表情都好有趣……】


【有点想念托尼。】


“……”托尼放下另一只手里的扳手。他在想他?真的吗?


这个老冰棍真的在想他。


托尼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他抿了抿嘴,迟疑地把手放上去。


结果史蒂夫的下一句话就把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温暖气氛破坏殆尽。


【……其实托尼的屁股挺好看的。】


“……???”我槽他刚刚在想什么?!我刚刚自我感动的时候错过了什么?!!史蒂夫为什么惦记我的屁股?!


4.


整整一个月,就像是有了一个单向倾诉对象一样,托尼和史蒂夫始终保持着这种奇特的交流。史蒂夫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样子,一切重新变得安定,甚至没有争吵。托尼渐渐地习惯上这种生活了。


【十五,十六,十七,……】


“……二十八,二十九 ,三十……”


【晨练下一步,跑圈。】


“好的。”


【今天计划跑五圈。】


“啊???”


【喝咖啡对身体不好。】


托尼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熬夜对身体也不好。】


托尼一脸不情愿地走进卧室。


“斯塔克先生最近变化很大啊。”人们窃窃私语。


“嗯,这是被人管和没人管的区别啊。”


“所以斯塔克先生有女友了?”


“不知道哎……”


托尼对这些流言蜚语没有什么别的反应。他每天照常开会,把罗斯将军和他的同僚们气得上窜下跳。然后做慈善,开派对,到全世界各地参加活动,但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他都会摸摸那块盾牌,听一听史蒂夫想说的话,即使有时它们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他希望每天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有时他在质疑自己为什么不主动联系他。史蒂夫给他的手机就在那儿,触手可及,可他却宁可倾听他的思想。他害怕自己打通了那个电话,对方使用那个冷冰冰,公式化的语调,那谴责的语气,让他胸口一阵发闷。他更喜欢那个会在心里说想他的史蒂夫,即使那意味着无法坦诚相对。


托尼躺到床上,盖上被子。他就这么睡着了,甚至忘记了把放在盾牌上的手挪开。


托尼以为自己在做梦,但其实是史蒂夫的思想不断的侵入他的脑海。


【托尼,我很后悔我当时的鲁莽,我没有跟你说清楚,甚至没有好好的谈一谈。我们共同经历得太多了,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很抱歉,托尼,我真的很抱歉。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无法弥补,我知道。】


【但我希望再见你一次,这一次我们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天啊,要是你能知道我的想法就好了,你总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想见你。我们不能分开。】


【我给你留了信和手机。你为什么不联系我呢?托尼?】


【哪怕就是悄悄的过来看你一眼,看你有没有熬夜,脸上的淤青消了没有。我想看看你好不好。】


【我无法在等下去了。我害怕我的期待会导致我越来越失望。我想要主动出击。】


……


【我来了,托尼。】






【end】


极其简单粗暴的一次摸鱼啊哈哈……


我发誓!下一次绝对写一个完完整整的小甜饼!真的!


其实这也不算刀对不对,你看这是个好结局啊(拖出去打一顿

Cat Cat

  第二十一天,Sherlock再次瘫在沙发上,觉得自己不仅是条咸鱼还在妄想翻身时粘锅了

  今天是休息日,这意味着Mycroft有一整天的时间陪他弟弟

  ———并阻止他弟弟(再次)毁掉厨房

  啊……不能查案子还不能做实验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天佑英国,谁都好快把Mycroft带走吧……

  在Mycroft第三次从他面前走过时,Sherlock优雅的伸出长腿

  ———把Mycroft绊的差点摔一跤

  在Mycroft稳住重心前,Sherlock伸手拽住他并一把将其推倒在沙发上,然后坐了上去

  Mycroft不得不承认他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在感受到身上的压力时他下意识的伸手搂住对方的腰,回过神的时候他挑眉,看向缠在自己腰间的那条黑色的、毛茸茸的尾巴,然后视线上移至Sherlock面无表情的脸上

  Mycroft玩味的笑了笑:“Sherly,欲求不满的话我可以去买猫薄荷”

  Sherlock也勾起了笑容,却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我倒是等着看一会儿谁是欲求不满的那个呢!嗯?the ice man?”

  “拭目以待,小猫咪”

—————————————————————————————
hmm……听说卡肉是lofter传统?
嘛~~

Cat Cat

  Sherlock在料理台上摆弄着那些食材,锅具———不他并不在做饭,他在提取生物碱和分离元素

  (可恶的)Mycroft限制了他进实验室的权限,但Sherlock是谁啊,他可是只用一个厨房就能搞定TNT炸弹的人!虽然器材简陋了点,但想当年居里夫人也是从锅里提炼出镭的不是吗

  于是下午Mycroft回来时,对于那股焦味表示意料之中,事实上Sherlock没炸了他的厨房已经是万幸了

  他看见Sherlock的尾巴从睡袍下摆探出来,愉悦的翘起来甩了甩,完全没意识到翘起的尾巴带起了睡袍,整段小腿一览无遗

  自从长出猫耳猫尾,Sherlock的情绪越来越容易被看透了

  Mycroft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勾起了唇角

  “……你是要转职当法师吗?鉴于你的锅里在冒绿色的泡泡了,请告诉我你没把洗衣粉倒进去”

  Mycroft的笑容在他看清厨房的惨状时僵住了———虽然厨房没炸,但他还是开始考虑换个新厨房,他一点也不希望吃到肥皂味的菜

  “嗯哼?”Sherlock随手关了电源,“那我得披上红斗篷,戴上一个像眼睛一样的项链,再蓄起胡子”

  “What?”

  “不知道,只是下意识觉得该是这样”

  “……”

  Mycroft觉得自己果然还是读不懂一只猫的心思

———————————————————————————

百玩不厌的梗啊……

Cat Cat

“Sherly,你看见毛茸茸的东西会有冲过去的冲动吗?”

  “……”Sherlock奇怪的瞪了一眼Mycroft,“什么鬼?就算我长出了猫耳也不代表我就是猫了”

  Mycroft拿出了一根逗猫棒

  Sherlock扑了上去

  Sherlock很伤心,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伤害,于是他悲愤的转身回房,留下一个毛掉的到处都是的逗猫棒和他发际线岌岌可危的哥哥




  “John说Janet想见你”

  “……哦”

  这是第三天,Sherlock被扔进了Mycroft的别墅里(为了贝克街221B的墙),现在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感觉自己仿佛是一条咸鱼

  Mycroft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Lestrade也会来”

  “案子?”

  “对”

  Sherlock坐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咸鱼翻身了

  然后他收到了Lestrade惨无人道的嘲笑和Janet一脸微妙的表情

  不这不是我们的什么新情趣快停止你的脑补Janet,我没有这种恶趣味Mycroft也没有!John他们都教了你什么啊!

  F**k  it!

—————————————————————————————
嘛……高三了啊……看情况吧,要是实在没时间回头把肉放了就完结掉它,要是有空呢就多写几个小日常

这周去看小蜘蛛~~

Cat Cat


  “为什么!你无权限制我的人身自由!”Sherlock脸上写满了“总有刁民想害朕”

  Mycroft瞥了一眼那不住摇晃拍打桌子的尾巴,对于自己自幼便不断向Sherlock灌输的礼仪风度再次表达了深切的遗憾和强烈的挫败

  John开始打圆场:“Sherlock你现在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出门,万一受伤……”

  Sherlock一脚踹碎了那把被他折腾的只剩三条腿的椅子,形象生动的向John说明了谁才会是受伤的那个

  John觉得刚才Sherlock踹在自己屁股上的那一下现在又开始疼了,他匆匆说了一句“我去泡咖啡”然后冲进茶水间,看起来不泡个一两个小时是不会出来了

  Mycroft缅怀了一下那把椅子,Hudson太太又会生气了

  “总之,在恢复前你必须待在公寓里,或者我的别墅,谁都说不好会产生什么副作用,万一别人一把猫薄荷把你骗走了呢?”

  “恕我直言亲爱的哥哥,你还记得你上次关我禁闭发生了什么吗?”

  “……”啊,那个爆炸的实验室和被枪打成马蜂窝的无辜的墙

  他已经听见自己的钱包在哭泣了

  这一天,Mycroft再次感受到了被自家弟弟的破坏力支配的恐惧

Cat Cat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有悖科学常理!”Sherlock皱眉,头上那对黑色毛茸茸的耳朵抽动了几下,身后的尾巴也激动的甩了甩

  Mycroft努力抑制住咽口水的冲动,发散视线表明自己是个绅士

  说起来确实很诡异:早上下了一场倾盆大雨,一位女士按响221B的门铃,Mrs.Hudson不在家于是John去开门,他很好的发扬了英国绅士的风度将那名瑟瑟发抖的、寻找避雨场所的女士请入客厅,然后他们坐在沙发上开始寒暄,偏偏这时候Sherlock下楼找寻能填饱肚子的玩意,毫不意外的开始演绎她,为了John的贞操他毫不留情的揭穿了那名正在一边抹眼泪一边抛媚眼的女士,然后恼羞成怒的女人冲他们撒了一把粉末扬长而去,Sherlock一脚把John踹出粉末范围内,等他醒来时,John一脸“WTF”的表情让他大概知道自己那滑出字母表的幸运值

  ———对,那个天杀的粉末让他长出了猫耳和猫尾巴,Mycroft走进221B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无比惊恐的John和一手抓着尾巴一手提着菜刀满脸跃跃欲试的Sherlock

  “John到底为什么要放那女人进来,那么拙劣的演技他都信啊他是有多蠢!”

  “别那么刻薄Sherly,John只是单纯”

  “对,单纯的蠢。”

  “……”

tbc
嘛……恶趣味的猫耳~

Remember

chapter12
黑色.....白色.....Sherlock觉得眼前出现大片大片色块,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而红色占据主色调

  他无比庆幸自己学习过防身术和拳击,这让他现在能在毁坏了对方枪支的情况下与其厮打而不是作为一具尸体躺在那儿作为第二个“艺术品”

  ——虽然他也不记得那只匕首捅进过对方身上几次,捅在自己身上又有几次

  他死死的撑着手臂,只要他一个松力,那只匕首就会被夺走然后插入他的气管,“**的......平安夜......”Sherlock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有一点点后悔为什么要甩掉那帮特工——至少他们很能打啊......

“砰!”一道枪响,眼前的人瘫软了下去,Sherlock惊魂未定的看向枪声的方向,模糊的视线锁定不住任何东西

“Sherlock!——”John的声音,还有Lestrade,还有......这脚步声有点多了吧?

  他转头,看见了他以为再也看不见的人,他勾起唇角,失而复得的泪水不断滑落:“Myc......”

  “Sherly......对不起......”那个号称大英政府的人毫不顾忌的单膝跪下,扶起视若珍宝的弟弟,仔细查看一番后一把搂住他,Sherlock能感受到炽热的体温,以及那轻微的颤抖

“I love you......”Sherlock情不自禁的说道,随后他感觉到兄长的怀抱僵硬了几分,他的心沉了下去,然后猝不及防一个吻落在了额头:

“So do I”

在那么多误会后,他们终究走到了一起

  在毯子裹上身体的时候,Sherlock虚弱的微眯着眼睛,最后瞥了一眼枪声的方向,这次他看见了一个戴着兜帽的男子走远的身影,嘛......这倒是意料之外......

Mycroft抱起自家幼弟,凑近了问道:“怎么了吗?”

Sherlock趁机抬头吻在Mycroft的唇角,然后吃力的勾起一个笑容:

“不,没什么”


  “那个,请等一下!”Janet拿回手机,见对方要回到车上,连忙喊住他

  男子停顿了一会儿,Janet露出一个真挚的笑,远方传来十二点的钟声,一个小女孩在星幕下将一盒巧克力豆放在一个黑衣男子手上:

“谢谢你!祝你圣诞快乐!”

男子没有回应,他发动了车子,很快消失不见

Janet转身,冲向自家舅舅的怀抱——她知道自己会度过一个愉快的圣诞节

END
彩蛋:
  到底为什么会救他呢?Moriarity坐在屋顶上思考着

——因为他死了就很难找到这么有趣的人了?还是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

Moriarity下意识地想摸根烟,却在摸出一盒巧克力豆的时候愣住了,他迟疑了一下,倒出一颗放进嘴里

......好甜......

Moriarity想起那个女孩在大街上哭得毫无形象,还真是不像样啊......此刻他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正因为那个带着泪痕的笑容而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他看向不远处灯火通明的伦敦夜景,圣诞特有的铃声传来

  算了......就当,庆祝一次久违的节日吧?

“Merry Christmas,Holmes.”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莫娘说的是Holmes而不只是Sherlock
嘛.........总之
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