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WorldMine

all铁党,德哈党,麦夏党,安雷路人粉,盾冬不吃不吃不吃!嗯,先这些

—Together?—Forever

——(警告!)严重剧透


黑暗、爆炸、眼泪、微笑、道别……

  他看见那个总是一脸淡漠的人紧缩的瞳孔,还有从未见过的泪水

  别哭啊……我现在不能帮你擦掉它们……

  他扯出一个无奈而宠溺的笑容,就像曾经无数次对同一个人露出的笑容一样;他听见自己吃力的声音:“再……见……”

  下一秒,爆炸席卷了一切

  ———“!!”伽罗惊得从魔方变回人形,他呼出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身边的位置空了,床垫上残留着浅浅的余温。他摇了摇头,走上了屋顶,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个人坐在屋檐上看星星

  他将手上的外套披上那单薄的背影,听见那清冷的嗓音唤了一声“伽罗”,笑意攀上嘴角,他在一旁坐了下来

  “你刚……消失的那段时间”小心超人微妙的顿了一下,伽罗知道他避免的那个字是什么,“我一直坐在这里看星星,总觉得你还在这里,在这片宇宙中,我只是……暂时找不到你

  “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我看见了你的痕迹,在古灵星的时候,可他们说……你已经不在了。最开始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你会回来的,我们说过要在一起。可一年又一年,我找遍了很多地方,我找不到你,那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真的失去你了

  “———然后,我死心了”

  伽罗的心猛地抽痛了一下,他最在意的人,经历了一年又一年无望的等待和寻找。在他刚恢复记忆跑回星星球的那天,正好是他的“祭日”,他看见众人匆忙奔走躲避倾盆大雨,而他心爱的人,站在“战神”雕塑前,拿着他留下的那个墨镜,任由雨水冲刷自己。他看见大滴泪水从那双眼眸中滚落,而他甚至不能触碰到对方。那张脸上不带一丝表情,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小心超人就这么盯着雕像,任泪水混合着雨水划过脸颊。伽罗没有在那张清秀的脸上看见哀伤,可那双黑色的瞳仁里却充斥的最痛苦的绝望,一丝若有若无的痛楚令心脏酸涩的发苦

  可我就站在这里啊,你只是看不见我,你只是无法触碰我,可我就在你的身边,绝不会再离开了

  ———所以别再哭了,我怎么忍心,让你一次又一次的为我落泪啊……

  伽罗叹了一口气,转头认真的看着小心超人的眼睛:“我回来了”,小心超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这片蓝,盯的眼睛都酸涩了也不舍得挪开目光,伽罗慢慢靠近,到底还是不适应这种粘稠暧昧的氛围,小心超人有些慌乱的避开了视线的交汇,生硬的转移话题:

  “你在碎片星,过得还好吗?”

  “刚开始能量不足没有恢复记忆,无牵无挂的感觉还不错。后来阿奇掉下悬崖时我没拉住他,突然想起你在火山口救我的那次,然后回想起了一切。在混乱的记忆中,最清晰的念头就是回你身边。阿奇从悬崖下飞上来问我怎么了,我说要回星星球,因为我知道我最重要的人还在那里等我。有了牵挂,碎片星与我而言,不如地狱。我想见你,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你

  ———因为我爱你,从未改变”

  小心超人将脸扭向一边,他的表情依旧淡淡的,可是耳廓却逐渐染上浅红色:“……再说一遍”

  伽罗笑了,一把将人搂在怀里,轻轻吻着他的耳垂,不断说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小心超人转过头,抿了抿唇,凑了上去,在伽罗的唇上引下一吻,只轻轻触碰了一下便离开了。伽罗的瞳孔微微放大,不敢相信那轻柔的触碰竟让他有失控的冲动

  小心超人勾起唇角,那温暖的微笑让伽罗的心脏猛地突了一下,然后那一贯清冷的嗓音响起,却带上了一丝温度:“欢迎……回家”

  伽罗觉得自己对小心超人的喜爱已经到了极致,可这个人每次都能让他更加疯狂

  伽罗抱起小心超人,有些急迫的回到房间。和对方一起倒进床铺的时候,小心超人抚上了伽罗的脸庞,无声的吐出了三个字,然后带着笑意闭上眼睛,放心的将自己交托出去

  ———因为是你啊,所以怎样给予都还不够,所以怎样爱都不满足

  “我们会在一起吗?”

  “永远”

—————————————————————————————

以下都是我的废话,可以不看

嘛……母上大人对我一个高三的人还在看动画片表达了深切的不解以及由衷的鄙夷……
少儿动画片有什么不好,虽然我长大了没错但你看新画风里他们不也长高了不少吗……
小时候看到伽罗炸了(字面意思)的时候真的很难受,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就是想给编剧寄刀片吧……?然后就一直等伽罗什么时候回来,就这么等到了高三……啊,这么想想编剧还算良心,最起码没像《名侦探柯南》一样让人从柯南的年纪等到毛利大叔的年纪……
希望侠义双雄能一直并肩作战
Forever

评论(4)
热度(23)

© DarkWorldM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