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WorldMine

Cat Cat

  第二十一天,Sherlock再次瘫在沙发上,觉得自己不仅是条咸鱼还在妄想翻身时粘锅了

  今天是休息日,这意味着Mycroft有一整天的时间陪他弟弟

  ———并阻止他弟弟(再次)毁掉厨房

  啊……不能查案子还不能做实验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天佑英国,谁都好快把Mycroft带走吧……

  在Mycroft第三次从他面前走过时,Sherlock优雅的伸出长腿

  ———把Mycroft绊的差点摔一跤

  在Mycroft稳住重心前,Sherlock伸手拽住他并一把将其推倒在沙发上,然后坐了上去

  Mycroft不得不承认他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在感受到身上的压力时他下意识的伸手搂住对方的腰,回过神的时候他挑眉,看向缠在自己腰间的那条黑色的、毛茸茸的尾巴,然后视线上移至Sherlock面无表情的脸上

  Mycroft玩味的笑了笑:“Sherly,欲求不满的话我可以去买猫薄荷”

  Sherlock也勾起了笑容,却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我倒是等着看一会儿谁是欲求不满的那个呢!嗯?the ice man?”

  “拭目以待,小猫咪”

—————————————————————————————
hmm……听说卡肉是lofter传统?
嘛~~

Cat Cat

  Sherlock在料理台上摆弄着那些食材,锅具———不他并不在做饭,他在提取生物碱和分离元素

  (可恶的)Mycroft限制了他进实验室的权限,但Sherlock是谁啊,他可是只用一个厨房就能搞定TNT炸弹的人!虽然器材简陋了点,但想当年居里夫人也是从锅里提炼出镭的不是吗

  于是下午Mycroft回来时,对于那股焦味表示意料之中,事实上Sherlock没炸了他的厨房已经是万幸了

  他看见Sherlock的尾巴从睡袍下摆探出来,愉悦的翘起来甩了甩,完全没意识到翘起的尾巴带起了睡袍,整段小腿一览无遗

  自从长出猫耳猫尾,Sherlock的情绪越来越容易被看透了

  Mycroft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勾起了唇角

  “……你是要转职当法师吗?鉴于你的锅里在冒绿色的泡泡了,请告诉我你没把洗衣粉倒进去”

  Mycroft的笑容在他看清厨房的惨状时僵住了———虽然厨房没炸,但他还是开始考虑换个新厨房,他一点也不希望吃到肥皂味的菜

  “嗯哼?”Sherlock随手关了电源,“那我得披上红斗篷,戴上一个像眼睛一样的项链,再蓄起胡子”

  “What?”

  “不知道,只是下意识觉得该是这样”

  “……”

  Mycroft觉得自己果然还是读不懂一只猫的心思

———————————————————————————

百玩不厌的梗啊……

Cat Cat

“Sherly,你看见毛茸茸的东西会有冲过去的冲动吗?”

  “……”Sherlock奇怪的瞪了一眼Mycroft,“什么鬼?就算我长出了猫耳也不代表我就是猫了”

  Mycroft拿出了一根逗猫棒

  Sherlock扑了上去

  Sherlock很伤心,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伤害,于是他悲愤的转身回房,留下一个毛掉的到处都是的逗猫棒和他发际线岌岌可危的哥哥




  “John说Janet想见你”

  “……哦”

  这是第三天,Sherlock被扔进了Mycroft的别墅里(为了贝克街221B的墙),现在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感觉自己仿佛是一条咸鱼

  Mycroft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Lestrade也会来”

  “案子?”

  “对”

  Sherlock坐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咸鱼翻身了

  然后他收到了Lestrade惨无人道的嘲笑和Janet一脸微妙的表情

  不这不是我们的什么新情趣快停止你的脑补Janet,我没有这种恶趣味Mycroft也没有!John他们都教了你什么啊!

  F**k  it!

—————————————————————————————
嘛……高三了啊……看情况吧,要是实在没时间回头把肉放了就完结掉它,要是有空呢就多写几个小日常

这周去看小蜘蛛~~

Cat Cat


  “为什么!你无权限制我的人身自由!”Sherlock脸上写满了“总有刁民想害朕”

  Mycroft瞥了一眼那不住摇晃拍打桌子的尾巴,对于自己自幼便不断向Sherlock灌输的礼仪风度再次表达了深切的遗憾和强烈的挫败

  John开始打圆场:“Sherlock你现在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出门,万一受伤……”

  Sherlock一脚踹碎了那把被他折腾的只剩三条腿的椅子,形象生动的向John说明了谁才会是受伤的那个

  John觉得刚才Sherlock踹在自己屁股上的那一下现在又开始疼了,他匆匆说了一句“我去泡咖啡”然后冲进茶水间,看起来不泡个一两个小时是不会出来了

  Mycroft缅怀了一下那把椅子,Hudson太太又会生气了

  “总之,在恢复前你必须待在公寓里,或者我的别墅,谁都说不好会产生什么副作用,万一别人一把猫薄荷把你骗走了呢?”

  “恕我直言亲爱的哥哥,你还记得你上次关我禁闭发生了什么吗?”

  “……”啊,那个爆炸的实验室和被枪打成马蜂窝的无辜的墙

  他已经听见自己的钱包在哭泣了

  这一天,Mycroft再次感受到了被自家弟弟的破坏力支配的恐惧

Cat Cat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有悖科学常理!”Sherlock皱眉,头上那对黑色毛茸茸的耳朵抽动了几下,身后的尾巴也激动的甩了甩

  Mycroft努力抑制住咽口水的冲动,发散视线表明自己是个绅士

  说起来确实很诡异:早上下了一场倾盆大雨,一位女士按响221B的门铃,Mrs.Hudson不在家于是John去开门,他很好的发扬了英国绅士的风度将那名瑟瑟发抖的、寻找避雨场所的女士请入客厅,然后他们坐在沙发上开始寒暄,偏偏这时候Sherlock下楼找寻能填饱肚子的玩意,毫不意外的开始演绎她,为了John的贞操他毫不留情的揭穿了那名正在一边抹眼泪一边抛媚眼的女士,然后恼羞成怒的女人冲他们撒了一把粉末扬长而去,Sherlock一脚把John踹出粉末范围内,等他醒来时,John一脸“WTF”的表情让他大概知道自己那滑出字母表的幸运值

  ———对,那个天杀的粉末让他长出了猫耳和猫尾巴,Mycroft走进221B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无比惊恐的John和一手抓着尾巴一手提着菜刀满脸跃跃欲试的Sherlock

  “John到底为什么要放那女人进来,那么拙劣的演技他都信啊他是有多蠢!”

  “别那么刻薄Sherly,John只是单纯”

  “对,单纯的蠢。”

  “……”

tbc
嘛……恶趣味的猫耳~

Remember

chapter12
黑色.....白色.....Sherlock觉得眼前出现大片大片色块,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而红色占据主色调

  他无比庆幸自己学习过防身术和拳击,这让他现在能在毁坏了对方枪支的情况下与其厮打而不是作为一具尸体躺在那儿作为第二个“艺术品”

  ——虽然他也不记得那只匕首捅进过对方身上几次,捅在自己身上又有几次

  他死死的撑着手臂,只要他一个松力,那只匕首就会被夺走然后插入他的气管,“**的......平安夜......”Sherlock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有一点点后悔为什么要甩掉那帮特工——至少他们很能打啊......

“砰!”一道枪响,眼前的人瘫软了下去,Sherlock惊魂未定的看向枪声的方向,模糊的视线锁定不住任何东西

“Sherlock!——”John的声音,还有Lestrade,还有......这脚步声有点多了吧?

  他转头,看见了他以为再也看不见的人,他勾起唇角,失而复得的泪水不断滑落:“Myc......”

  “Sherly......对不起......”那个号称大英政府的人毫不顾忌的单膝跪下,扶起视若珍宝的弟弟,仔细查看一番后一把搂住他,Sherlock能感受到炽热的体温,以及那轻微的颤抖

“I love you......”Sherlock情不自禁的说道,随后他感觉到兄长的怀抱僵硬了几分,他的心沉了下去,然后猝不及防一个吻落在了额头:

“So do I”

在那么多误会后,他们终究走到了一起

  在毯子裹上身体的时候,Sherlock虚弱的微眯着眼睛,最后瞥了一眼枪声的方向,这次他看见了一个戴着兜帽的男子走远的身影,嘛......这倒是意料之外......

Mycroft抱起自家幼弟,凑近了问道:“怎么了吗?”

Sherlock趁机抬头吻在Mycroft的唇角,然后吃力的勾起一个笑容:

“不,没什么”


  “那个,请等一下!”Janet拿回手机,见对方要回到车上,连忙喊住他

  男子停顿了一会儿,Janet露出一个真挚的笑,远方传来十二点的钟声,一个小女孩在星幕下将一盒巧克力豆放在一个黑衣男子手上:

“谢谢你!祝你圣诞快乐!”

男子没有回应,他发动了车子,很快消失不见

Janet转身,冲向自家舅舅的怀抱——她知道自己会度过一个愉快的圣诞节

END
彩蛋:
  到底为什么会救他呢?Moriarity坐在屋顶上思考着

——因为他死了就很难找到这么有趣的人了?还是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

Moriarity下意识地想摸根烟,却在摸出一盒巧克力豆的时候愣住了,他迟疑了一下,倒出一颗放进嘴里

......好甜......

Moriarity想起那个女孩在大街上哭得毫无形象,还真是不像样啊......此刻他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正因为那个带着泪痕的笑容而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他看向不远处灯火通明的伦敦夜景,圣诞特有的铃声传来

  算了......就当,庆祝一次久违的节日吧?

“Merry Christmas,Holmes.”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莫娘说的是Holmes而不只是Sherlock
嘛.........总之
圣诞,快乐~

Remember

chapter11

  “呼......”Sherlock停下脚步,揉了揉酸痛的右腿顺便看了一眼惨不忍睹的左腿,不断喘着粗气,天杀的,今晚是平安夜啊

  ——而他要躲避一个变态杀人犯

  之前觉得案子有哪里不对,于是他让Janet先回去,自己则换了一条小路,有视线粘着在他身上——不是军情五处那群特工们的——带着恶意舔舐全身

  Sherlock勾起唇角——对方因为那些特工不敢轻举妄动,那么或许他可以试着去钓出这条鱼?于是他无比娴熟的甩了那帮特工

  而现在Sherlock(不得不)躲在掩体后面,感慨自己大概失忆前就具备的冒(zuo)险(si)精神——他没想到对方会有枪,也没想到自己会受伤,虽然躲避及时,但小腿还是被刮蹭得十分严重,血浸染了黑色的长裤

  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Sherlock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接听——大概是想在死前再留个念想?他因碰到腿而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按下接听键:

  “喂?”

 

  Janet总觉得很担忧——Sherlock走前的表情中混杂着危险的讯号

  她安慰自己没事的,然后去买了一盒巧克力豆:舅舅John说过Sherlock喜欢甜食。“不会有事的”她笑了笑,今晚可是平安夜啊,象征着安详与宁静的平安夜

  好吧去它的平安夜她在Sherlock身上看见了难得的同类的气息并且她很清楚对方可能要去送死而她不想他死——

  她打开手机,翻出一早缠着John要的号码,拨了出去:

  “你现在在哪里需要支援吗?”

  

  Sherlock没想到会是那个小丫头,好吧他已经开始因为失血而眩晕了。熟悉的感觉包裹全身,那些记忆涌上脑海:相似的场景,失血过多导致的濒死幻象,曾经的背叛、固执与怯懦,心口不一的争执.....

  记忆宫殿的那道锁轰然倒地,他看见了一个冰砌成的纯净世界,他知道那是Mycroft为他建造的乌托邦。Sherlock苦笑了一下,他终于理解了Mycroft,可偏偏是在这种时候。他抿了抿唇,手指滑到后腰,握住了那只匕首

  他开口,低沉的声线通过电磁传到电话另一头等待许久的女孩耳边:“帮我告诉Mycroft,我原谅他了,还有——”手指一根根收紧,Sherlock又喘了一口气忍受腿上的疼痛,“告诉他这个圣诞节,我可不一定还能陪他”

  


  Janet听着耳边电话被挂断的声音,怔愣了一会儿,眼泪突然不受控制的落下,她手忙脚乱的拨打John的电话,站在大街上哭得像个被抛弃的孩子

  John正忙着劝架,结果一接电话对面就是自家小侄女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

  “Mycroft......不管Mycroft是谁!告诉他......Sherlock出事了呜......”

  John的脑子“嗡”的一声,慌忙挂了电话,然后开始联系Lestrade——他没有Mycroft的号码,但鉴于Sherlock每次掉下泰晤士河都是苏格兰场的人捞上来的,他认为Lestrade应该有对方的联系方式

  Janet拿下手机,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她很害怕,说到底她只有七岁。朦胧的视线中出现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男子,他本来步履匆匆的在赶路,听见她口中的“Sherlock出事了”,他刹住脚步,等她挂断电话后,那名男子无比严肃的蹲下来抓住她的肩膀:

  “你说的是Sherlock·Holmes吗?他和你通过电话了?”

  “嗯......”

  “把手机给我!”男子不容置疑的抢过她的手机,然后拉着还在抹眼泪的小丫头上了一旁的黑色轿车,Janet有些慌张:这个男人用帽子挡住了大半面容,但她刚才还是读出了极为复杂的情感,有担心,有焦虑,还有别的......什么呢?

  男子拿出笔记本连接那部手机,随手输入了几串复杂的代码,在电脑运行的时候发动了车子,在得出一串奇特的数据后猛地踩下油门,车子在黑夜里朝着某个方向冲去
tbc

Remember

chapter10

  Sherlock很生气

  John接了个电话,然后把Janet放在他这里就跑了,还留下一段话:

  “我姐又喝醉了,我得去把嫂子找回来......Janet先留在你这,实在不耐烦就让Hudson太太照顾,不!要!带!她!去!命!案!现!场!”

  Sherlock非常生气

  ——这小鬼看上去像是会怕尸体的样子吗?嘿把那个人头给我放回冰箱还有别缠着我是你舅舅不让你去苏格兰场的!

  “Sherlock......”Janet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抱住Sherlock的大腿,漂亮的蓝色眼眸迅速蒙上一层水雾

  “......别告诉John......”Sherlock挫败的叹口气表示妥协,做了个手势示意Janet跟上

  出租车停在皇家酒店门口,华丽的装潢和富丽堂皇的色调无不刺激人们的消费欲望,Sherlock自顾自的走进电梯,与以往不同的是身后还跟了个小尾巴

  迈入房间的那一刻,Sherlock的脚步顿了一下,尽管他一向视尸体如无物,这次的现场还是太过惹人眼球。这不像是命案现场,更像是一个艺术品展示的舞台:一名男子做出虔诚的祈祷姿势,身旁点缀着鲜花与果实,充斥着森林的气息,显出一种无与伦比的优雅——前提是忽略他身上的鲜血和被打开的、空荡荡的胸腔

  墙角的一行鲜红的字滴下未干透的血迹,显出一种恐怖的氛围

  “le jeu a commencé.”优美的法语发音被稚嫩的声音呈现,Sherlock看向Janet——根据心理学,接触这种血腥程度的命案很可能会给儿童造成心理阴影或导致心理变态......

  Janet只是瞥了Sherlock一眼就开口道:“我不会有心理阴影,也不会心理变态的啦~” 

  Sherlock顿了一秒,很快反应过来:“微表情分析”不怪他之前看不出来,这小丫头站在John身边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普通女孩

  Janet冲Sherlock笑的很是天真:“因为我在福利院长大啊~个体如果不否认自己的特殊性,个体就无法在群体中生存下去”

  Sherlock没有傻到问她为什么不继续伪装下去——同类之间,无需伪装

  这么说起来,好像他自己从未想过伪装,却依旧坚定不移的走到如今

  ——因为有Mycroft在,他不需要伪装

tbc

*“le jeu a commencé.”意思是“the game is on”

嗯......好久不见,miss me?

Remember

chapter9

  Sherlock小睡后睁开双眼,又对上了一双蓝色的眸子,水润的大眼睛湿漉漉的宛如受惊的小鹿,纤长的睫毛都快戳到他了

  “......”这是他第二次被这样吓醒了......

  蓝眼睛的主人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你好,我叫Janet”

  ——孤儿,收养,沉稳,善于伪装,早慧,现在的父母是一对lesbian

  John推开房门,挂着戏谑的笑:“听说你失忆了?”

  Sherlock挑眉:他知道以Andersen的性格不让他拿个扩音喇叭到处宣扬都是件难事,不过他还是对这传播速度深表惊奇——普通人的八卦能力真是不容小觑

  John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情:“那么,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当然——”Sherlock懒洋洋的拖长音调,“不得不说,你在我记忆宫殿中的样子和我小时候那只泰迪熊长得相当像啊......”

  “好吧听这欠揍的语气就知道你确实想起来了”John没绷住表情笑骂道,随后冲Janet招了招手:“这是我小侄女,我姐的女儿Janet”

  John的姐姐?哇哦......Sherlock从记忆中调出这个“路人”一样的女士:好像是个暴躁的美人,嗜酒,当初她那言语丰富且不带一句重复的脏话令他叹为观止,遣词造句令人发指

  Sherlock看向John:对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他失去记忆,因为坚信着他总能找回它们,这是作为同伴的信赖和默契——但Mycroft表现的就不同了,他始终一副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找回记忆的样子,看起来既想让他回想起过去又不是很想的样子,仿佛困兽一般,想冲出金碧辉煌的笼子又不确定是否能舍弃舒适的生活

  这很奇怪,尤其在Sherlock几次想推开记忆宫殿里属于Mycroft的那扇门却发现他锁上了的时候,他更加困惑了,他能感觉到自己在逃避着什么,可那究竟是什么?

  ——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Mycroft?

tbc

文风余额不足,请充值......前段时间忙着做志愿者,每天累得像狗,后面剧情发展会变快,我实在拖不下去了看他俩这样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