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WorldMine

濒死幻象(Mylock)





  冰冷,阴暗,潮湿......


  黑暗环绕着他


  死前是有走马灯的吧?......Sherlock漫无目的的想到:会看见亲友,听见他们告诫自己活下去什么的

 

  愚蠢的幻觉,Sherlock撇了撇嘴,放任自己感受血液流失的麻木与无力,“可是......”


  “为什么是你呢?”Sherlock的目光聚焦于一处虚无,那里站着Mycroft

 

  ————为什么我的濒死幻象是你,Mycroft


  “你让我来,我便来了”,“Mycroft”开口,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完美的微笑,眼底却带着一抹化不开的寒霜。Sherlock扭过头去,他有些厌恶这样的眼神————这种居高临下的眼神,让他仿佛回到了那段无知的时光,就好像他还是那个坚定不移信任着对方的小男孩,那些依赖着哥哥的回忆从未远去


  “哥哥”......呵


  “你知道......我不是真实的”或许是一片寂静的空白太让人无趣,Mycroft挑起了话题,他的语气平淡,Sherlock却感到一阵讽刺


  “放心,我不会一边流泪一边劝你撑下去,我只是有些好奇......”Mycroft歪了歪头,像是真的很困惑的样子,“你为什么选择我?”


  Sherlock翻了个白眼——哦这很不得体且有失美观但他还是做了——“我记得这是我先问你的问题,甜品所带来的脂肪终于堆积到你的脑子里了吗?”


  “事实上,这取决于你”Mycroft一脸无辜,“还记得吗,这是你的幻觉,你的意识”


  “啧”Sherlock觉得Mummy一定会很伤心,她引以为傲的小儿子要被她引以为傲的大儿子逼疯了,迟疑片刻后他决定回答


  “你猜呢?”






  对于濒死幻象是Mycroft这件事,Sherlock也很不解,毕竟就他个人而言,John和Moriarty都比Mycroft有可能,哦抱歉医生不是有意把你和罪犯头子放一起的


  愚蠢的幻觉,Sherlock又一次在心里说道

 

  Mycroft看着他,冰蓝色的眼睛清澈得仿佛一眼就能看到底,却又难以想象的深沉


  ————就好像一切从未改变,就好像回到了那段金光闪闪的岁月,宛如流金的太阳


  他们拥有过比寻常兄弟更加灿烂的温暖,他们在阳光下打闹,听着同一副耳机,争相抢着切歌,在海边互相泼水,然后湿淋淋的并排坐在沙滩上看日出


  天刚破晓,空气都是蓝色的,洁净而透明,带着清爽的凉意。太阳的光芒喷涌而出,他靠在Mycroft的怀里朦胧着双眼,然后被这广阔的气势填的心里满满的,抬头时他看见Mycroft上扬的嘴角


  那是跳跃的时光,灵动飘逸,行动间发出清脆响声


  ————为什么我们会变成如今这样呢?Myc?究竟输给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Sherlock闭上眼睛,那些黑暗的回忆,全然的信任与背叛,抛弃与怨恨,被洁白的雪花所掩盖的丑恶与悲哀


  他可以原谅,但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那段记忆,是真的不愿回想了,那是伴随他许久的梦魇,随时等候着将他吞噬殆尽


  那时Mycroft初涉政坛,他则享受着大学时光。他的哥哥需要将前路上的障碍铲除干净,于是找上了沉迷实验不可自拔的弟弟:“我需要你帮个忙”


  ————这是噩梦的开始


  Sherlock开始接触那些在他眼中极度低级的金鱼,逐步扩大线索网,游走于各类人群之中,甚至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因为他相信着自己的哥哥不会让他身陷危险


  ————他错的一败涂地


  那次虚以委蛇的觥筹交错,他被那些“朋友”灌下不少酒,他们推搡着他,每个人都带着嬉笑的脸,他在烟味与酒味混合的靡乱气息中意识模糊,在冰冷的针头扎入皮肤时猛然清醒


  可来不及了


  毒|品混合着酒精流向四肢百骸,剩下的意识完全不受控制


  在最后,那个阻碍Mycroft的政客以私藏毒|品及吸|毒被永远赶出了政坛,而他则被判处14天的拘留。在离开法庭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那个曾承诺保护他的哥哥,对方甚至没与他目光接触就侧过了头


  Sherlock低下头,微微勾起一边的嘴角,带着一抹嘲讽

  

  呵......“哥哥”


  谁也没想到Sherlok的体质极易成瘾,走出戒毒所的那一刻他几近虚脱,他将Mycroft给他披上的大衣扔在地上,仅穿着单薄的衣物在雪地上行走,混乱了视线的雪粒毫不留情的打在身上,带来了最真实的痛楚。Sherlock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倒在雪地上,冰冷的,纯洁无瑕的雪花纷飞着落下


  他听见Mycroft的呼唤,可那又如何呢?现在才来假惺惺的关心,骗子


  他感觉到眼角的温热,那是眼泪,他睁开眼睛看着纷杂的雪粒,却控制不住泪水的流淌,Mycroft来到他身边,他看见那双蓝色眸子里的担忧,心里一阵好笑


  ————明明被抛弃的人是我吧?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难过?


  在给予最深刻的情感后毫不留情的连根拔起,在得到后再剥夺,这可真是我见过最残忍的事了,Mycroft






  “......你在想那时候的事”Mycroft开口,不是疑问句


  “啊.....对”Sherlock躺在地上,无所谓的开口,反正是濒死幻象,又不是真的


  “......我很抱歉”Mycroft微微垂下眼帘,看不出情绪泄露


  “嘛,说到底是我自己的错”Sherlock带着嘲讽的笑意,“居然有那样的自信去参加一场必输的赌局”


  “Sherly,我......”Mycroft似乎想说些什么,Sherlock淡漠的看着他:“停下吧,Mycroft”


  这只是濒死幻象,这不是真的,可为什么那么痛


  “我本不想伤害你”Mycroft叹息着开口


  “而你甚至都没看我一眼”Sherlock嗤笑道


  “你知道的,那人下台后风口浪尖的人就是我,若那时我表现出与你的亲密,那些政客就会盯上你”


  是啊......我知道的......


  Sherlock无力地闭上眼睛,以他的智商怎么可能推理不出来,只是......这样决绝的放弃太过残忍,如果......Mycroft真的只是单纯的......不在乎他呢?

 

  他恨自己仍抱有希望,却又无法抑制内心的希望


  他只能用最尖锐的言语去刺伤彼此,去互相折磨


  “你说了这是我的意识”Sherlock没有睁开眼睛,“你怎么能代表‘他’的想法呢?”


  “可我能代表你的”Mycroft语气柔和


  Sherlock快要抑制不住眼泪了,失血过多加上刚才的情感波动让他的大脑有些眩晕,他模糊的想起了曾经遇到的占卜师,她说他的命运便如桃花一般,终将成为爱情的俘虏


  哈,真是一语成谶啊


  “去和‘他’谈谈吧,你该回去了”‘Mycroft’的声音越来越模糊,直至完全消失,他的世界恢复了寂静


  寒冰无法带来生机,可一点一丝的消融,使得几颗种子悄然发芽


  Sherlock睁开眼睛,撞入一片冰蓝色的海里。那双眼睛里带着几丝担忧,几丝惊喜,最终沉淀成一片温柔的海:


  “欢迎回家”


    END


其实只是想写最开始的那个小片段,所以结尾不太完美——大概就是说小夏在濒死幻象中发现自己并不恨麦哥,那个“Mycroft”解开他的心结,所以醒来时虽然仍未完全原谅,但彼此的那道寒冰铸就的墙已经逐步消融



  我能说我其实写了好几篇Mylock的同人但昨天整理发现就这篇没肉所以只发了一篇吗...............


评论(1)

热度(31)